古建筑保护不妨公私并行

早在一年前,安徽黟县文物局从全县的古建筑中筛选出49幢古建筑,向社会进行公开认领保护。在黟县公布的认领办法中,对认领者的权利是冷冻间这样规定的:认领人可提供文物建筑保护技术或1000元以上的保护资金,认领人除获得黟县政府颁发的文物建筑保护荣誉证书外,还可成为保护设计文件对象所属乡村的荣誉村民,并凭文物建筑保护荣誉证书免费参观该县已开放的古村落旅游景区。

到现在1年多时间过去了,截至2008年3月中旬,认设计变更领账户依然为零。(3月4日《中国商报》)

黟县古建筑认领账户的零之惑,正如有关专家所分析的,纯粹的公益认领不能解决问题。这是因为提升门纯粹的公益认领对民间资本的吸引力不大,因为认领人只有荣誉的给予和义务的规定,没有实际利益的回报,造成义务与权利不对等。利用塑钢窗民间资本来保护古建筑应该是一条可行之路,甚至是一个趋势。但如何激活民间资本参与保护,不能一开始只给责任与义务,不给利益与回泄瀑报。

民资参与古建筑保护,一些地方的做法与经验值得借鉴:苏州的股份制和政府奖、山东省公开招标引进民营资本运作等成功经验,以及楔状绿地专家们的建议,基本上都是锁定让保护者从中获利,可谓是私益优先,只有这样才能刺激与吸引民资介入古建筑的保护。

面对古民居每年以私家园林100幢计的消失速度,古建筑得到切实可行的保护才是最关键的。古建筑的保护不等于将古建筑尘封起来,一点动它不得。在保护范围之内,对图名古建筑进行出租、经营,或丰富传统文化元素,或引进现代生活理念,其实都是古为今用的体现,是积极性的保护之举。